草根網

把人當人·客觀認同

2020年08月13日 09:01黃開泰 A | A

    循證醫學、病理藥理對應、有效成分為什么中醫界這么認同?中藥有毒,中醫不科學,中醫是巫醫等等,為什么社會上這么多人認同?為什么有的西醫網站肆意污蔑、攻擊中醫,中醫卻沒有多大的反應?

    口頭上要振興中醫,要做鐵桿中醫,實際上辨證論治的臨床阻礙越來越多,黑中醫隊伍的規模一天天擴大,鐵桿中醫、純正的真中醫受到圍攻,甚至是迫害,中醫在社會上的認同度越來越低。

    中醫常說,中華民族繁衍昌盛,中醫數千年,都證明了中醫的真理性。可是,現在是文化生存時代,實際再好,療效再佳,不在文化上認識清楚,不與形態醫學相區別,不營造出適宜中醫的文化環境,消除污蔑、歪曲、抹黑中醫的文化現象,中醫要得到普遍的認同,恐怕很困難。

    文化生存時代,一種醫療的好壞,口口相傳已經起不到多大作用了。說自己的病是中醫治好的,是中醫挽救過來的,周圍的人不僅不相信,反而當成是托兒,還問病人拿了醫生多少錢。在一線城市,我的這種感受特別明顯。

    人們普遍是眼見為實的,細胞體液,基因蛋白,實實在在,陰陽呢,五藏呢,寒熱虛實呢,能拿出來看看嗎?看得見、摸得著、拿得出,成為人們認同的客觀依據,相反人們就不相信,就認為是虛玄不可靠的。

    中醫是生命醫學,有著西醫無法比擬的優勢。但把人當人的客觀,天人相應的客觀,是“我命在我”的客觀,絕不是實驗室里、顯微鏡下的客觀,更不是小白鼠分析的客觀。

    生命是拿不出來的,可以感知,可以感覺,可以感悟,但看不見、摸不著。看見的,不是生命,是生命在外的現象;摸著的,也不是生命,是生命之形的表征;拿出的,更不是生命了,而是與生命完全斷絕了關系的肉體物質。

    “我命在我”,我是活的,是自然完整性的,是多維聯系的,不管什么樣的細胞,不管什么樣的體液,不管什么樣的組織,與我分離,斷絕聯系,都不再是我之命的內容了。

    天地之間,是生命在來往;社會之中,是活人在生存。可是,為什么以人為本的中國文化,把人當人的中醫學,隨著西方文化的涌入,遭到了許多精英們的否定,甚至自己寧可死,也要西醫治,也要走西方民主自由的路?

    “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兩者皆可拋”,津津樂道,耳熟能詳。自由是什么?是人的自由。愛情是什么?是人的愛情。人活著才有自由,才有愛情,你都拋棄了,還有自由嗎?

    “不自由,毋寧死”,自由比生命還重要。不知道是弱勢者、普通人的自由,還是強勢者、精英們的自由?是自我的自由,還是別人的自由?有生命才有自由,有和諧的秩序才有自由,有仁義道德才有自由。

    自由是要自律的,是要有仁義道德保障的。沒有生命自律,大家你爭我奪;沒有仁義道德,都貪得無厭,談何自由?

    物理法則、市場經濟的西方文化,給世界帶來的物質進步、奢華享受是實實在在的;西醫學的實驗解剖,發展出來的理論是實實在在的。所以西方文化、西醫學風靡全世界,熏陶形成了唯物唯利、為我唯爭的人生觀、世界觀和價值觀、是非觀,形態實在的醫學理論也就被大家所認同,當成科學,當成真理。

    沒有以人為本,沒有天人合一,不知道天人相應,人們就相信看得見的真實,就認同摸得著的真實,不認同生命之應的真實,也就不明白“我命在我”的真實。

    生命之應是顯微鏡看不見的,是別人摸不著的,只有我命才知道。我命,知春夏秋冬的寒熱溫涼,知社會勞逸的人事苦樂,知飽知饑,有喜有怒,暴喜之極會死亡,暴怒至極也會死亡。寒熱過度要生病,饑飽不勻要生病,起居無常也要生命。

    活生生的人是天地氣交氣化生存的人,生命與天地相因相應。天若有非時之氣,地若是旱澇太過,都會影響生命,或出現饑荒,或導致疾病。

    文化觀念沒有人,醫學理論不把人當人,就認同眼前看得見、摸得著的東西,以物理法則為真理,以財富經濟為方向,能認同中醫學,認同中國文化嗎?能有多維時空動態關聯性的生命理性,“我命在我”的生命智慧嗎?

    客觀性認同,是文化理性、觀念意識等對客觀事物的主觀評價或認可,因文化精神而異,因主觀理性而別。中醫在西醫、西方文化哪里被置疑,得不到被顯微鏡邏輯綁架了的人的認同,并不是中國文化、中醫理論的問題,而是西方文化沒有人文精神、西醫缺乏人性的反映。

    中醫有中醫的客觀,中藥有中藥的客觀,西醫有西醫的客觀,西藥有西藥的客觀。不尊重文化的客觀性認同,非以西醫西藥的理論為真理標準,中醫中藥不客觀了,不真實了,有毒有害、不科學,各種謬論,也就層出不窮。

    生命是自在的,是自然的,活生生的人是“我命在我”的人,主觀在不破壞人的自然完整性,不割裂人的多維聯系的前提條件下去認識人,認識生命,才可能形成人文精神,構建人性醫療。

    人文精神不是物理法則的精神,在以物質利益為方向路線的西方文化中,得不到認同。人性醫療不是形態解剖的醫療,尊重自然,尊重活生生的人,在以形態物質為基礎的西醫理論中,也得不到認同。

    可是今天的中醫,總以西方歐美的認同為榮,通過了歐美認證,就當成是天大的喜事,沒有通過的,想盡千方百計要去通過。為得到歐美認證,不惜削腳適履,拋棄中藥四氣五味、升降浮沉、歸經等理論,改變中醫的治療目標,把形態實證當成中醫的客觀。

    文化不自信,中醫不自信,把西方的認同作為自己發展的方向,悲乎?!

最新評論
0
登錄
    
时时彩回血五十万